艾爱容高

当前位置:艾爱容高 > 上海特产 > >> 浏览文章

天神愿以为让蚩尤的军队看不见就能够赢取胜利

 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一): 【精卫填海】 女娃是炎帝最醉心的小女儿,状貌长得纤秀,性格却很固执。姐妹们都心爱妆扮,惟独她热爱体育,越发水上运动,泅水荡舟,跳水冲浪,无雷同不爱,无雷同不精。某日清晨,风和日而,恰是出游的好韶光。女娃驾一叶扁舟,在碧波激荡的东瀛大海上漫游。海风微微地吹拂,波浪柔柔地流动,带着小舟往大洋深处漂去。 年青纯朴的女孩,哪明了世道粗暴,仍入迷在蓝色的和煦里。顿时期,太平的大海变脸了,浅笑的太阳不见了,轻轻海风变得比刀刃还锐利,软软波浪变得比铁锤还刚硬。女娃凭着精湛技能,劈波斩浪,左避右挡,与大海相持。时期一分钟、一分钟地过去,一小时、一小时地过去,大海的浪涛越来越高,女娃的力气越来越弱。夜幕惠临了,天下间一片晦暗,或许星星们闭上了眼睛,不忍目击惨剧的爆发:小舟被巨浪碾成了碎片,女娃被旋涡吸入了深潭,鼎沸的涛声盖住了女孩求救的呼唤,她永世也不肯回去见她慈爱的父亲了。 几天事后,一只小鸟在女娃耽溺的水域破浪而出,花头颅、白嘴壳、红脚爪,样貌有点儿像乌鸦,它的名字叫精卫,是女娃反抗的冤魂所化就。 精卫栖息于布满拓木林的发鸠山上,它天天从发鸠山衔了小石子,或者小树枝,展翅高飞,直至东海,把石子或树枝投下去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不管是赤日炎炎如故雨雪霏霏,不死鸟精卫回翔在波澜彭湃、洁瀚无垠的大海上空,投下颗颗碎石、根根断枝,它不间断地叫着“精卫、精卫”,以激劝自已的斗志,它要以锲而不舍的心灵,将东海填平。 东海气愤了,东海狂嗥了,浪涛喧嚣,白沫四溅:“你为什么要把我填平?你为什么恨我这么深?” 天穹中传来精卫鸟痛恨的啼鸣:“由于你夺走了我年青的性命,由于你还将夺走千千一概的年青的性命。” “算了吧,小鸟儿!你便是填一千年,一万年,也填不屈我呀!”东海用霹雷隆的大笑声来掩盖本人的窘态。 “我要填的!我要填的!我要一切切年、逐一概年地填下去,哪怕填到全国末日,宇宙终结。”不死乌精卫悲啸着,翱翔着,从发鸠山至东海,轮回往来,衔石投石,永无休止。 “精卫衔微木,将以填沧海”(东晋.陶渊明《读山海经》),精卫已升华为中华民族反抗的标记;孔子“知其不成而为之”(《论语.子路》),诸葛亮“鞠躬尽瘁,死然后已”(三国.诸葛亮《后出师表》),鲁迅“用这盼望的盾,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,固然盾后面也已经是空虚中的暗夜”(鲁迅《盼望》),多数志士为梦想而在绝望之中前赴后继,死不旋踵,他们都是精卫心灵的担当者和呈现者。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二): 【夸父追日】 太阳每一天东升西落,涓滴没有在意北方大荒中的成都载天之山上,有一个伟人正全神贯注地观看着它。伟人用两条黄蛇作耳饰,手里也把玩两条黄蛇,他是后土的孙儿,信的儿子,名字叫做夸父。 夸父身段高峻,如山峰耸峙,却很纯真,富于幻想,这两天,他在思量几个相关太阳的大题目:其一,太阳落入昧谷,黑夜便要惠临;我热爱清朗,厌烦晦暗,我要去追逐太阳,让他永驻天穹。其二,太阳的圆脸上,熏染了不少黑斑;我盼望太阳更妖冶,更透亮,我要去追逐太阳,请他揩洁净脸盘。其三,太阳在夏季喷吐了过多的光和热,到了冬天势必缺乏能量;我心爱四序如春,不要炎暑也不要严寒,我要去追逐太阳,劝他均匀分拨热能。夸父想着想着,提起木杖,撒开两条长腿,就朝太阳追去。 太阳坐在车上悠然西行,猝然望见一个伟人像一座大山雷同压来,不由惊呼:“妈呀!快跑,伟人来啦!”羲和在空中炸雷也似甩了个晌鞭,六条蛟龙奋起心灵,追风逐电般朝前飞窜。夸父吼一声:“跑什么?”脚下用劲,瞬息间越过了千山万水。 龙车驰至悲泉,太阳一滚而下直趋虞渊,这时,夸父已跨入光影,处在大清朗的笼罩中,他的刻下是一团极大极亮的.火球。夸父兴奋地张开双臂,想拥抱太阳,不过,不过何如啦?何如如许的焦渴难熬?哦,夸父奔驰了半天,洒尽了浑身的汗水,他何如能不渴?夸父追近太阳,经受着火球的燎烤,他何如能不渴? 夸父趔趄地来到黄河干,伏下身子一语气喝干了黄河水,转过身,又连着将渭水喝干,那焦渴,却依然是那样凶残,那样暴烈。夸父挣扎着走向北方的大泽,大泽在雁门山北,是鸟们孳生雏儿、改换羽毛之地,纵横达千里,烟波接遥天,端的是解渴的好行止,惋惜他行至中途,即颓然倒地,余辉抹在他的脸上,是调侃?如故抚慰? 夸父渴死了,他随身率领的木杖,化作了绿叶荣华、鲜果累累的桃树林,人们说,那是夸父留给后代的梦想寻求者在漫漫长路中遮阳蔽雨、果腹解渴的。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三): 【嫦娥奔月】 羿上射九日、下除六害,尧和普全国的群众感谢不已,颂扬他的歌谣在民间各处传唱,不过,羿的心头却重沉沉的,本人终归射杀了天帝的九个太阳儿子,不明了天帝能否包涵。羿分外宰了在桑林缉捕的大野猪,把猪肉剁得细细的,制成肉膏,恭尊重敬地端上天庭贡献给帝喾,想看一看帝喾对他的立场转化了没有,是否对他照样亲密,照样相信。 帝喾看也不看猪肉膏,忽忽不乐:“我不肯再望见杀生的事,也不肯再望见你。你和你的妻子住到下方去吧。” 羿谪居下界,伉俪俩成了常人,他深感对不住妻子,便与嫦娥商量:“天高等第森严,在红尘倒也逍遥悠闲。不过常人终将一死,若要永生,就务必渡弱水,翻火山,登上昆仑,去处西王母求取不死妙药。” 西王母原先住在西方玉山的山顶穴洞里,有三只红脑袋、黑眼睛的青鸟轮流外出给她寻找食品,她长着老虎的牙齿、豹子的尾巴,披头发放,却佩带玉簪,每当晨昏,踞于山头狂嘶猛吼。她负担天灾、瘟疫、惩罚,也炼制、保藏不死妙药。黄帝退隐九重天外,西王母便迁居昆仑山,那时的她已化身为雍容华贵、仪态慎重的贵夫人。 昆仑山下有弱水围绕,弱水非但不肯载舟,一片鸟羽落下亦会沈没。弱水外又有烈焰之山,山上的火焰日夜不息。羿凭着盖世神力、超人意志,越过炎山、弱水,攀上一万三千一百一十三步二尺六寸高的悬崖绝壁,在昆仑山巅的宫殿里参拜了西王母。 西王母钦佩羿的行动,怜惜羿的际遇,取药吝啬相赠:“不死药是用不死树结的不死果炼制的。不死树三千年开一次花,三千年结一次果,炼制成药又需三千年。我保藏的药丸仅剩一颗了,两人分享俱可永生不老,一人独食即能仙逝羽化。” 羿如愿以偿,怡悦无尽,回归与嫦娥商定,在完婚周年的日子共享妙药。常言道: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圣人也未能免俗。嫦峨经受不住天国糊口的诱惑,趁羿夜出待猎,只身吞下了药丸。 遗迹果真爆发了,嫦娥渐觉身子失重,双脚离地,不由自决地飘出窗户,冉冉飘升。上哪儿去呢?嫦娥思忖着:我背弃了丈夫,天庭诸神必需会指斥我,讥笑我;不如投奔月亮女神常羲,在月宫暂且存身。 嫦娥飘至月宫,才发觉那儿出奇的清静,空无一人。“嫦娥应悔偷妙药,碧海苍天夜夜心”(唐.李商隐《嫦娥》),她在漫漫永夜中品味着寂寥、后悔的味道,缓缓地竟化成了月精白虾蟆。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四): 【神荼郁垒】 东海之中的度朔山上有一株大桃树,枝干蟠曲蜿蜒,掩盖三千里,桃树的东北方是鬼众收支阴阳界的幽冥。神荼、郁垒住在桃树上面,察看进进出出的群鬼,若是碰见恶鬼为非作歹,就用芦苇索子捆了去喂老虎。黄帝委任神荼、郁垒做鬼头目,监察、统帅全国万鬼;又指引民间,在大门投缳挂绘有神荼、郁垒像的桃木板和芦苇索子,以标记之物避邪镇恶,如许,神荼、郁垒就成了门神。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五): 【太阳鸟】 当人类第一次被肃清之后,茫茫大地上只剩下一对男女,他们糊口孤苦宁静,并且没有下半身。除此以外,尚有两个超人兄弟,大的叫奥珂,小的叫奥琪。 太阳鸟奥珂明了男人有一只篮子,篮子里有一只太阳鸟,它会发出好听的音响。他想尽通盘门径取得这只秘密的篮子。奥珂说他乐意给他们两人下半身来互换这只瑰异的篮子,他们最终附和了。奥珂用泥巴给这对男女做成了腿和脚。从此,他们就有腿和脚了。奥珂取得了装鸟的篮子。那男人对他说:“你切切不成翻开篮子!不然,太阳鸟就会一去无踪,再也不会飞回归了。”奥珂在路上遭遇了弟弟,同他一齐朝家中走去…… 路上,他们看到一棵长满果实的大树,奥珂上树采果果腹。 上树前,奥珂屡屡嘱咐弟弟只可听音响,不肯翻开篮子。哥哥刚爬到树上,弟弟好奇,就把篮子翻开了。就在这一刹那间,太阳鸟忽然结束了好听的歌声,凄厉骇人地咯咯叫着朝天上飞去。弹指之间,乌云密布,太阳也没落了,大地就像忽然跌进了盛大的深潭。俄顷暴风暴雨滂沱而下,大地被覆没在漆黑的洪水里…… 那对男女也失陷在地下,被大山沉没了。奥珂酿成一只蝙蝠,去追寻他的太阳鸟去了。奥琪用石头垒起一张睡床。为了填饱肚子,他在山顶上做了很多小动物。而奥珂却没有找到失散的太阳鸟。 原先,太阳鸟从原先被拘禁的篮子里逃出来之后,再也不肯糊口在一个固定的地方。于是它沿着固定的线路围着大地继续转圈,有时也会不着重被捉住,但很快又挣脱了。这便是太阳为什么有时会忽然变黑(日食)的起因。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六): 【瑶姬的故事】 炎帝的四女儿是姐妹群里最美明艳最大度最多情的,她好期望,好做花季少女粉血色的梦,几度梦中,俊美的令郎曾经骑着马来接她了,却屡屡被灵鹊儿惊醒。常言道天嫉朱颜,佳丽苦命,四女士无故地竟绸缪床塌,患起那无名的绝症,花圃里、小河干,再也听不到她银铃也似的笑声。炎帝虽是医药之神,但药能医病,不肯医命,女士结果香消玉殒。她的尸身葬在万紫千红的姑瑶山上,香魂化作芳香的茎草。茎草花色嫩黄,叶子双生,结的果实似菟丝。女子若服食了茎草果,便会变得明艳性感,惹人心爱。 茎草儿在姑瑶山上,昼吸日精,夜纳月华,若干年后,修炼成巫山神女,芳名瑶姬。大禹治水,一起凿山挖河,来至巫山脚下,打定修渠泄洪。蓦地间,飓风暴起,直刮得昏天黑地,地震山摇,飞沙走石,层层叠叠的洪峰,像联贯的山峦对面而来。禹措手不足,撤离江岸,去处巫山神女瑶姬乞助。瑶姬瞻仰禹摩顶放踵以利全国的心灵,可怜背井离乡、败尽家业的难民,当下教学给禹差神役鬼的神通、防风治水的天书,襄理他止住了飓风;又差遣侍臣狂章、虞余、黄魔、大翳、庚辰、童律、鸟木田,祭起法宝雷火珠、电蛇鞭,将巫山炸开一条峡道,令洪水经巫峡从巴蜀境内流出,涌入大江。饱受洪灾之苦的巴蜀群众,所以取得了转圜。 千年又千年,时至战国,楚怀王赴云梦泽畋猎,小憩于高唐馆,隐晦中,见一女子袅袅娉娉,款款行来,自言:“我帝之季女,名曰瑶姬,未行而亡,封于巫山之台,精魂为草,实曰灵芝。”楚王见她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情兮,美目盼兮”(《诗经.卫风.硕人》),惊明艳不已,敬服心生,遂留下了一段风致美谈。楚王恍然梦醒,芳影无踪,遗香犹存。王不肯忘情于瑶姬,寻至巫山,但见峰峦奇丽,云蒸霞蔚,乡闾相传,此云乃神女所化,上属于天,下入于渊,茂如苍松,美若娇姬。王慨叹“以前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(唐.元稹《离思五首之四》),在巫山临江侧构筑楼阁,号为“朝云”,以示牵记。 瑶姬哪儿去了?她就站在高高的崖上,举目远望,凝睇着七百里三峡,凝睇着滚滚东进的流水,凝睇着江上的鸟,江干的花,江心的帆。她天天耸立在山巅,日久天长,本人也化身为一座秀美峭拔的峰峦了,那便是咱们这天所看到的神女峰;奉陪她的侍女们,也随之化作了今朝的巫山十二峰。岁月悠悠,星移斗转,神女峰沉默地应付东逝水,她在想些什么?是否担忧着慈祥的父亲炎帝?是否脑筋起捣蛋的小妹女娃?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七): 【蚩尤大战天神】 蚩尤是一个九黎族的首领,传说,蚩尤的队伍是由他的九九八十一个兄弟构成的,一个个都铜头铁臂,相等厉害,几乎便是红尘中的精英。蚩尤大战天神天神明了这件过后,感应相等不公道,万一哪一天,蚩尤他们感应想欺侮老公民,就算老公民要拒抗,也不是蚩尤他们的敌手,因而,只要咱们有能力去治理他,不治理他几乎便是给红尘,给群众的一个接一个的劫难!因而,天神就写了挑衅书给了蚩尤,由于天神感应他们笃信敌不过我的队伍,因而在给他三天时辰打定,蚩尤接到挑衅书后,就纠集了他的兄弟,切磋对策。三天事后,天神就带着队伍来了,蚩尤也带着队伍来了,天神一初步就先派了雨神,雨神下起大雨让蚩尤的队伍被淋成落汤鸡,不过,蚩尤的队伍却没有倒退,如故直接冲上去,使雨神大北,第二次,天神派来了雾神,天神愿认为让蚩尤的队伍看不见就也许赢取告捷,不过,蚩尤却运用了指南针,让雾神也大北。天神见此局面,大怒,本人亲身出马,蚩尤看到,就让他们纵火箭,天神刚想撤除,却被蚩尤的队伍所拦截,亏得天神的队伍来了,天神亨通的撤除,不过,这回干戈,天神损兵损将,耗费许多。天神的属下对他说:“固然咱们军力多,又强,并且咱们也有绝对的上风取胜,不过,就由于陛下太傲岸,太低估他们了因而我 们才大北!”天神听完从此,虚心的认识了。天神后面再也没有跟蚩尤倡议挑衅了!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八): 【洛神宓妃】 羿满载猎物归家,却遗失了爱妻嫦娥,遗失了妙药,他怔怔地望着窗外的星空,仰天长啸,他愤慨,继而苦楚,继而颓丧,直到在洛水之滨再会了洛神宓妃。 《山海经》里的神话故事 宓妃是东方木德之帝伏羲的女儿,渡洛水覆舟淹死,成了洛神。她美得与众不同: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似乎兮若轻云之蔽日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早霞;追而察之,灼若芙蓉出渌波。”(三国魏.曹植《洛神赋》)她与黄河之神河神门当户对,顺理成章地结为鸳侣。 新婚燕尔,河神奉陪宓妃乘坐龙挽荷盖的水车,腾波冲浪,从卑鄙九河直上河源昆仑,留恋于良辰美景,又手牵动手东行,回来新居鱼鳞屋、紫贝阙。 然而,河伯水性杨花,易于变心,的火花很快就让时期的流水浇灭了。河神命令巫妪每年替他挑个二八佳人做新娘,并戒备两岸的公民:“若不为河神娶妇,水来漂没,溺其群众。” 宓妃本质也厌倦了傲慢自信的河神,厌倦了轻靡浮华的糊口,她乐得脱身回到洛水,时而在水面拾取漂浮的翠羽,时而入潭心搜罗深藏的明珠,可夜静月明时,她会感觉无助,感觉空虚,她必要一双有力的臂膀,必要一个和善的肚量。 大概是天意作合,羿追赶羚羊来至洛滨,与宓妃萍水相逢。他俩一个是侠骨热血的宁静俊杰,一个是柔情似水的寂寥丽人,相互眼神接触,便再也移不开,他俩明了,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(宋.辛弃疾《青玉案.无夕》)的另一半近在刻下。 羿与宓妃相爱同居的讯息传到左拥右抱享尽艶福的河神耳中,雄性的妒嫉和一方霸主的自尊令他恼羞成怒。他恐惧羿的神箭,不敢当应付决,暂且化作一条白龙,探头探脑地浮在水面盯捎。 白龙出水,龙卷风起,与宓妃幷骑奔驰的羿见公民又要造殃,返身一箭,命中白龙左目,那河神负痛,捂住伤口窜入河底。 独眼龙河神哭上天庭,要求天帝杀了羿为他报复。帝喾正为以前待羿太不公道而有些羞愧,所以不耐烦地打断了河神的喋喋不竭:“你规法例矩安居水府,谁能射你?你无故化为虫兽,当然会被人捕杀。羿又有什么过错呢?”河神黯淡溜回黄河,从此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,再也不出面了。 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(九): 【日神羲和】 日神(太阳女神)的儿子们住在东方海外的汤谷。汤谷是东瀛大海中的一块水域,因太阳天天在此洗浴而滚热如沸汤,故得名。汤谷内有一株同根偶生、两干彼此依倚的扶桑树。十个太阳九个泡在树下水里,一个栖于树上,轮番上岗,一个回归了,另一个才出去,因而太阳共有十个,每一天和人们谋面的却只要一个。 每次出勤,都是由太阳女神羲和把握六条蛟龙牵引的太阳车,载着太阳儿子由东向西运转。当太阳在汤谷里洗完了澡,升上扶桑树时,叫做晨明;升至扶桑树顶,登上妈妈打算好的太阳车,将要启航时,叫做拙明;行至曲阿,叫做旦明;行至曾泉,叫做早食;从此每源委一个要紧地方,都有一个代表时期的名目。羲和历来将儿子送到悲泉,剩下的一小段路要让太阳本人行走了。不过妈妈总担心心,必必要坐在车上,看着爱儿走向虞渊,进入昧谷,比及结果几缕阳光洒上了昧谷水滨的桑树梢、榆树梢,她才把握空车,伴着清冷的夜风,穿过繁星和浮云,回来东方的汤谷,打定伴送第二天出勤的儿子,再初步新一天的行程。 十个太阳儿子,天天由妈妈护送,依据严苛规则的途径和标准,顺序上天值勤。庆都的儿子尧也长大了,他仁德似天,睿智如神,帝喾将全国的统治权传给他,让他做人类的帝王。 【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】相干著作: 1.史书神话故事 2.民间神话故事 3.神话故事的名字 4.关于火的神话故事 5.神话故事作文 6.古代神话故事精选 7.西方神话故事 8.读阿长与山海经有感

 

随机文章

相关站点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艾爱容高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6-2021